1. 首页
  2. 资讯

他收集1000多份白皮书想建免费的“区块链图书馆” 却被告诉不行

作者 |Corin Faife;编译 | 乔治;出品 | 区块链大本营(blockchain_camp)

美国历史学家 Shelby Foote 曾说,一群聚集在图书馆周围的建筑组成了一所大学。这句话道出了一个极为简单的道理:图书馆不仅是信息存储和分类的地方,也是新知识产生的地方。

区块链爱好者 Mark Hakkarinen 深谙这样的道理,于是创建了 Blockchain Library。

他收集1000多份白皮书想建免费的“区块链图书馆” 却被告诉不行

△Blockchain Library(https://blockchainlibrary.org/)

作为 Blockchain Library 的创始人,自2017年以来,他一直致力于组建一个收录世界各地学者关于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认知的综合资源库。

在Blockchain Library 中,资源按 "Bitcoin"、"Blockchain"、"Cryptocurrency"等主题分类,各自链接到涉及主题的学术论文。

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新奇之处。

虽然用 Google 在线搜索同样的主题会返回一个更巨大的信息库,但很难评估其中有多少是你真正需要的知识。不同于传统图书馆,Blockchain Library中藏有一系列引用次数排名前列的区块链相关图书,且能被读者搜到。因此,这种搜索结果列表就显得格外有价值。

他收集1000多份白皮书想建免费的“区块链图书馆” 却被告诉不行

比如,你正在研究「拜占庭容错」,通过Google搜索这个关键词会返回41.4万个结果,但这些结果大多为近期发布的内容,且来自易访问的媒体。但在 Blockchain Library 的「拜占庭共识」的引用页面上,我们可以看到关于这个主题引用次数最多的著作是《Concurrency Control And Recovery In Database Systems》(《数据库系统的并发控制和恢复》)。

他收集1000多份白皮书想建免费的“区块链图书馆” 却被告诉不行

这是一本1987年由美国计算机公司的研究科学家出版的书。 因此,Blockchain Library除了引导我们找到有价值的资源外,还可以通过引用数大小对这些搜索结果进行排名,最终将整个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囊括在计算机科学的近几十年历史之内。

"我们一直在寻找各种信息和学术文章,"区块链智囊团 Axes and Eggs 合伙人 Samson Williams 说。"我们正在努力构建未来,但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回顾过去,看看我们曾经到过哪里,曾经做过什么,这就是图书馆的应许之地,你需要了解历史背景。"

在乔治城大学攻读通信、文化和技术硕士学位期间,Hakkarinen 也研究了电子支付系统,随后,他在肯尼迪伦理学研究所找到了一份工作,并最终成为了生物伦理研究图书馆的负责人。

2017年,Hakkarinen觉察到人们对加密货币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他决定离开乔治城大学去建立一个关于区块链的图书馆,希望将在生物伦理研究图书馆学到的技能应用到这一新领域。

"当时我感觉全世界都对区块链项目有浓厚的兴趣,但这种兴趣却不一定与研究和教育资源的质量相关,"他说。 "我认为需要有人针对这个问题开发一些东西,所以我想,如果没有其他人做这件事,那么我就会去做。"

最初,Hakkarinen 自掏腰包资助了这个项目,着手研究加密货币项目并提出:希望人们向图书馆捐款,作为回报,Blockchain Library 网站上有为你的目标读者量身定制的资源。

他收集1000多份白皮书想建免费的“区块链图书馆” 却被告诉不行

虽然遭到了大多数人的拒绝,但最终加密货币 SmartCash 社区对支持该图书馆的提议投了赞成票。因此,现在 Blockchain Library 中有一个专门存放 SmartCash 文章的模块,此外,还有一个不断滚动的新闻菜单。

Blockchain Library 网站不托管任何文件,不提供直接下载。如今,为了能以最低成本存储与传输,越来越多的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材料仅仅以数字形式存在,最好的例子就是白皮书。虽然白皮书很容易找到,而且希望被大规模扩散,但 Hakkarinen 并没有托管任何白皮书,因为他担心存在侵犯版权的行为。

"你必须了解一些版权法,"他说。"在美国,实体图书馆在这方面具有特殊地位,但数字图书馆更具竞争力。因此,除非我看到线下实体文件,否则我不会分享这类文件的可下载链接。我已经收集了1000多份白皮书,我不得不将它们放在一个私人储存库中,我无权分享它们。"

对于数字图书馆来说,版权是一个问题,因为资料很容易复制。当实体书籍被图书馆购买、借出、追踪和收到读者归还时,数字文档却可以一遍又一遍地简单复制。

杜克大学负责版权和学术交流的图书管理员 David Hansen 解释道:"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版权法对版权所有者控制的用途有着不同的处理方式,但通常至少包括两项权利:其中之一是版权所有者有权控制副本的制作,另一种是控制原始副本分发方式的权利。"

尽管 Hansen 本人与其他小伙伴共同写了一份关于控制电子借阅物的白皮书,认为这是图书馆充分利用数字图书潜力的一种方式。但关于数字文档,借出方很难保证这些权利不被侵犯。

他收集1000多份白皮书想建免费的“区块链图书馆” 却被告诉不行

目前看来,Hakkarinen 的上千份白皮书仍将保留在他的私人存储库中,但他丝毫不灰心。他设想转向一种更积极的方式传播他认为重要的信息。

"Blockchain Library 最开始告诉你,「这里有大量现有资源」,而如今,我们需要做进一步的宣传,「这里有一些你需要了解的重要图书」。"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0775430@.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