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BTC比特币

90后韭菜:最怕我一无所有,还拿年轻当借口

“混得不错……”

“可以啊,现在……”

“哟,这谁的车啊……”

……

除了年轻,一无所有。我什么都没有。没房,没车,没存款,甚至连数字货币都因为合约爆仓全没了……


90后韭菜:最怕我一无所有,还拿年轻当借口
 

幸运的是,我还年轻。年轻就是我现在最大的依仗,它让我沉湎于未来的幻想,让我觉得这些东西现在离我还远,而我将来一定会实现。

尽管在北京这种压力极大的城市工作近两年,我依然感觉非常轻松。

因为“我还年轻”这个理由帮我顶住了大多数的压力和焦虑。

我可以肆无忌惮地熬夜到很晚,而不担心明天早起上班的问题。因为我精神足,不怕困。我在工作时抽烟,和朋友们在一起时会共同饮酒,从不担心自己的身体。因为我年轻,身体倍儿棒。我每个月都会把我的工资花光,从没想过省下一些攒钱做投资。因为我觉得这些身外之物未来我会挣到很多……

直到今年春节,我开始推翻这一切。我终于意识到,我似乎什么都没有……不管是法币还是数字货币,无论是物质亦或者精神,乃至身体。我不过是天真地拿年轻去做幻想,忽略我一无所有还不肯拼搏的事实。房子、车子、家庭、婚姻、健康的身体,这些应当是我要考虑的现实问题,而年轻不是答案。

这种转变来自于一次比较。当我和某个同龄人做了比较之后,尤其是这个人还是我特别熟悉的人,这种改变就愈发强烈,强烈到让我开始反思自己,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

很多人都喜欢拿自己和别人作比较,尤其是那群打小就被拿去和别人家小孩作对比的人。

自幼便从对比中获得了自卑和挫败感,于是长大更期望于从对比中获得自信和优越感,尽管内心对此十分拒绝。

我就是一个喜欢拿自己和别人作对比的人,这不是一个好的行为习惯,但我却要感谢它,因为它在我安逸享乐的时候给我当头棒喝,残酷地蹂躏我那不知从何处得来的满足感……

本文要讲的人名字叫阿Z(化名),和我是同岁人,我高中同班同学,因为两人有很多相同点,所以那时候关系特别好。大学我们还常有联系,出来工作以后,大家都很忙,我们两个刚好也都是那种不怎么主动联系别人的人,再加上都更换了联系方式,联系就越来越少。

我们大约有一年半未见了,这次春节假期聚会时又再次见到,我突然发现,我们现在竟如此不同,让我产生了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的想法。

聚会前,阿Z就打电话问我,要不要他开车来接我。我们两家相隔有点距离,不太顺路,我便拒绝了。但是心里还是很感动,高中的好兄弟感情依然牢固。到了聚会地点,我才发现,他开的不是他爸的那辆老桑塔纳,而是一辆崭新的路虎揽胜!我还纳闷他爸怎么换了这么贵的车,一问才知道,原来这是他18年全款买下的新车……要知道,在我们这种五线小城市,这绝对算得上豪车了。

原本想要和他唠唠高中往事的我突然就短路了,我看着他,张着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索性大笑起来,他也笑着拍拍我,给我递了根中华烟。周围的其他同学都向他围了过来……

“混得不错……”

“可以啊,现在……”

“哟,这谁的车啊……”

……

毫无疑问,他是这次同学聚会的焦点。

冬日里,火锅散发的水蒸气让整个房间都热气腾腾。许久不见,朋友们也都言谈热烈,关于阿Z的话题更是没有断过。基于高中的关系,我和阿Z相邻而坐,先是和他聊了聊高中往事,期间夹杂着大家的欢声笑语。

随着几口白酒下肚,因为好久不见而产生的拘谨也都消失了……我对阿Z近年来生活的好奇终于压制不住,开口问了出来。我想,在坐的所有人也都很好奇吧。

还好,阿Z似乎也乐于分享。只是那些轻描淡写的语句,却让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原来,他和我一样,如今都在币圈,聊到这里时,我还单独和他碰了一杯(因为开车,他喝得是饮料)。不一样的是,他现在已经是一名90后区块链创业者,而我,就像我的微信签名一样——“90后大混子”。近两年里,他在币圈完成了他的资本原始积累。尽管刚开始也交过学费,甚至一度向父母借钱来归还贷款,但是他很快就适应了币圈的节奏。

而我,连学费都不想交。

他曾幸运地赶上过17年后半年的牛市,那时候,用他自己的话说,“只要你是长有脑子的币圈人,你就能赚得到钱”。后来熊市的到来,他也始料未及,损失了一大波之后,他狠下心全抛出。

阿Z是个头脑聪明的人,熊市的到来让他停下投资,开始学习和思考。

我进入币圈时正逢熊市到来,那时我认为比特币泡沫正在破裂,币圈已经毫无获利机会可言。而阿Z跟我不一样,善于观察和思考的人是可怕的,他依然在熊市中把握到了一些机会。

FCoin和“交易即挖矿”横空出世的时候,确实是数字货币进入熊市后少有的投资机会。那时候我大放厥词,“没有实际价值,单纯靠人气把价格炒上来的平台币,肯定会面临暴跌的……”

事实证明我说的是对的,只是“交易即挖矿”浪潮过后,我没有得到任何东西,聪明的阿Z却依靠平台币,让自己的资产翻了10倍。

Fomo3D出来的时候,阿Z兴致勃勃地跑去玩,结果却做了接盘侠。那时我在文章里毫不客气地指出这就是一个资金盘游戏。然而,阿Z在弄懂了Fomo3D这类游戏的玩法之后,在接下来的几款资金盘游戏里狠狠捞了一笔。

……

听完阿Z的话,我不由地去想一个问题:2018年以后,我俩几乎经历了同样的事情,为什么我俩的差距会这么大?

是智商吗?我觉得自己也并不笨……

直到我想到了他的大学生涯,我终于把问题想通了。

我和阿Z并不在同一所大学,但是前两年依然频繁联系。他报了他们学校热门的计算机系,我被调剂到中文系。那时候他跟我开玩笑说,“电脑方面有啥不懂的,都可以问我,玩什么游戏跟我说,我给你做外挂……哈哈哈哈,好像装得有点过了,不过我得试试,要是做出来了还能拿去卖钱呢。”

大一上半年,我参加了学生会宣传部,因为我觉得我的写和画还不错,应该能展示自己。而阿Z参加了学生会的外联部,他说,这个部门能锻炼他,能让他进步。

大二那年,我混到了副部长的位置,阿Z却已经退出了学生会,他在学校的电脑维修服务部做了份兼职。在我参加这会那会,这活动那活动的时候,他开始在学院里开始卖二手固态硬盘和内存条了,还有免费帮他们系里的女孩子修电脑、装系统。

大学里几乎人手一个笔记本,其中多数都是用来游戏的,加装固态硬盘和内存条对于学生电脑来说,是最简单的提升游戏性能的方式,而且还是二手的,价格亲民。据说他卖出去了少。

暑假回家见到他,他请我吃了饭,并将这个赚钱方法教给我,我矜持的说到我们中文系的男孩都喜欢看书、看剧,玩游戏的没几个,这法子怕是不行。

大三那年,随着学业变得繁忙、大学生活变得丰富,我和阿Z的联系也逐渐少了。再放假见到他时,他跟我说他已经了解到了他们学校的电脑店的进货渠道了,他自己配了机子在学校里卖。当时英雄联盟十分火热,他配的机子运行这款游戏时十分流畅,关键还很便宜,受到了学生们的热捧。

毕业那年,阿Z已经靠自己卖了一辆奇瑞汽车……

今年的同学聚会,大家聊得似乎都还蛮开心,大家都开开心心地“舔”着阿Z。

准备走的时候,阿Z拉着我说:“走,我送你回去。”我晕晕的脑袋几乎想都没想,就上了车。

路虎在马路上驰聘,车里只有我和阿Z两个人,车里的暖气吹得我想睡觉,然而我睡不着——周围太安静了,安静地让我听到我的脑海里满是喧嚣:

阿Z怎么能赚这么多啊?

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一辆路虎?

如果我有一辆路虎我也送其他同学回家……

漆黑的夜,安静的空气,空荡荡的大街……越是黑暗空洞的景物,越是让阿Z的形象在我脑海里明亮高大起来,留白越来越多,坐在他旁边的我越来越小。

那一晚回到家后,我没睡着。

除了阿Z,我还想到了很多同龄人,近到我的老板,远到孙宇晨。同样都很年轻,比我优秀的人多得是,比阿Z更优秀的人也多得是。然而,让他们变得优秀的原因从来都不是因为年轻。那种勇气、智慧、眼界、思维方式……乃至运气,这些是他们不同于我的地方,恰恰是他们变得优秀的原因。

绝不是“我还年轻,我将来有大把时间,所以我一定会变得优秀。”

我在北京蹉跎了近两年,才终于想明白。我后悔我思考这个问题思考得太晚了。

那天阿Z送我回到家,下车的时候,问我:“要不要跟我一起干?”

我笑了笑,“虽然现在混得不怎么样,但是我想再试试……”

来源:五六财经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0775430@.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