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

2019年2月13日18:31:09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已关闭评论
摘要

作者 | Aholiab
摄影 | 贺森 出品 | CSDN、区块链大本营 徐州,又名彭城、涿鹿,地处江苏省最北端,与山东、河南、安徽三省交界,楚汉之都,淮海地区及华东重要门户。

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

作者 | Aholiab

摄影 | 贺森

出品 | CSDN、区块链大本营


徐州,又名彭城、涿鹿,地处江苏省最北端,与山东、河南、安徽三省交界,楚汉之都,淮海地区及华东重要门户。

徐州有1040万人口,地域面积1.12万平方公里,下辖5个区,5个县,1个开发区,经济总量6600亿(2017年数据)。因其在全国城市排名中第29位,本地人常以“二线城市”自居。

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

摄影:贺森

宋郭祥正在《徐州黄楼歌寄苏子瞻》中曾有这样描述:圣祖神宗仗仁义,中原一洗兵甲休。可见其战略地位的显耀。在古代,夺徐州可捭阖中原。在现代,徐州则是全国独一份能享受江浙沪包邮,还有集中供暖的城市。这里的人也像其地势一样大开大合,性情直爽刚烈。

我一直觉得这个城市被划为江苏后地位挺尴尬的,长期依靠重工业和煤矿业的发展,让它跟南京、苏州、扬州、无锡这样的兄弟们站一起时,总有股脱不掉的土渣子味。尽管第一家宜家刚刚在这里落户,星巴克里也经常坐满了老少爷们儿。

自十几岁离开至今,我跟这座城市亲密接触的机会就少之又少,每次回来都感觉既熟悉又陌生。偶尔回来听老同学提起新城区和一些城市扩张后的新地名,总免不了一番吱吱呜呜。

由于重工业起家,互联网产业在这里的发展并不快。天好的时候,我常骑着家里的破电动车走街串巷。新城区空旷的广场上伫立着新建成的“信息科技园”;而在老城区的一个服装批发市场金朝阳(徐州的秀水街)对面的大厦,招牌上也挂起了“甲骨文”的字样

这个城市的互联网的渗透率很高,只是大部分人还处在游戏、美颜、签到、集福卡、诱导分享、做任务的状态。对于区块链的了解则更少。过年期间,我与身边的朋友和家人聊起了区块链,也走访了一些路人,聊了聊关于区块链的话题。旨在管中窥豹,看一看区块链在二三线城市的发展现状

一.

崔女士,今年55岁,家庭主妇。按照家里的辈份,我应该叫声姨。崔姨出身大户,早年间“家里还有丫头呢,连打醋的瓶子都是玛瑙的”,60年代中期家道中落,导致她受教育不多,因为“成分不好”,初中毕业就进了铸造厂,一干就是一辈子,几年前厂子倒闭,“买断”退了休。

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

曾经的铸造厂如今已空无一人

崔姨是全家第一个接触区块链的亲戚,也是唯一一个。虽然她自己也不太清楚。听到我说她眼力好,走在了时代前沿,笑的合不拢嘴。

去年夏天,崔姨在她们的老年徒步队里认识了个牛人——蒋姨。蒋姨一看就不是凡人,上上下下总带着点“贵气”,头上的卷烫的一丝不苟排列有序。每天晚上七点徒步队准时在华为专卖店门口的广场集合,伴随着咚次大次的高音喇叭,沿着庆丰路暴走10公里。

时间一长,蒋姨开始向崔姨传授自己的挣钱“门路”:买币。有个叫“五福”的币潜力巨大,自己买了一年多了,每个月“能赚十几万呢”,要知道在徐州平均工资也才4千多元。一来二去,崔姨自然也跟着买了。

听到这,我赶紧塞给崔姨孙子一个红包,希望能多套出点料。崔姨也是个爽快人,打开手机给我看了“五福”的玩法:

会员登录网址五福FCF注册级别:

Vip1? 2100元 配币50% 7.5倍出局15750元

Vip2? 3500元 配币52% 7.5倍出局拿26250元

Vip3? 7000元 配币54% 7.5倍出局拿52500元

Vip4? 21000元 配币56% 7.5倍出局拿157500元

Vip5? 35000元 配币58% 7.5倍出局拿262500万元

Vip6? 70000元 配币60% 7.5倍出局拿525000万元

出局时间预计12–14个月。五福FCF会员注册所需资料:真实姓名、电话号码、银行名称、银行卡号、身份证号。

玩这币用的钱包也很讲究,我一看,呵,imToken。只是使用钱包时那些繁琐的步骤,崔姨从来没闹明白过。这个币还有个官网,只是用崔姨自己的账号“早就登录不上了”,钱自然也没了指望。

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

“五福”官网首页,现在用崔姨的账号已无法登陆

蒋姨觉得过意不去,又给崔姨推荐了另一个“更好的”投资产品“领袖”。刚开始还真挣了点小钱。不过几个月后主网就打不开了。在官方公众号发了“耐心等耐!”四个字后,崔姨的眼皮就直跳。

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

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

在“领袖”的主网关闭之后,官方微信好发布“耐心等待!”四个字,其他发布的文章也已被微信屏蔽


不过投了更多钱的蒋姨却很淡定,跟群里其他三百多个“领袖家人”(编者注:这个产品对投资者的称谓)一起,等待着每周三次八点半“空中课堂”的导师发来的十几分钟的录音文件,迫切的想要沐浴在“领袖”的阳光下

导师的分享主题各异,大多与“爱”、“坚持”、“希望”这些正能量有关,有些甚至还带有一些黑格尔哲学的意味。比如12月20日的一次分享,主题是:“我”是一切的根源;12月23日的主题是:冬天的蛹,春天的蝉,春暖花开时将吐丝;12月27日的是:最香的花是在寒冬里盛开

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

焦急的投资者和追捧“领袖”的投资者毫无违和

我好奇,打开其中两个录音文件,”导师“的声音徐徐传来:

“我”是一切的根源,我相信大家都听过这样的一句话,要从自身找问题。那么这个时候呢,大家的心情我们都能理解,我们跟大家都是一样,因为领袖是属于我们所有领袖人的一个平台,那么平台呢,需要大家的共同呵护……


人生不是平平常常,平台也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那么领袖这次的突发状况的出现(编者注:指主网被关),导致我们平台官网之间所有的家人都在期待的一个结果,就是开网。

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坚信我们的平台没有问题、我们的变现没有问题,也就是说领袖所有的方方面面都没有问题。这次问题的出现,是为了大家的数据安全,为了大家的投资安全平台才做出了这样一个决定……

分享结束,群里高呼膜拜,一片如饮甘泉,如沐春风之景象。精神和“投资素质”达到了新的高度,只是主网就是不开

这时,新的导师又在莲花座上出现了,女声尖锐,普通话平翘舌不分:

各位家人,我们比你们更迫切的希望早点儿看到这样的结果(指开网),甚至都巴不得我这堂课讲过之后,哇噻如我所愿,心想事成了……由于平台方的不懈努力,一切都已经水落石出,我可以肯定的告诉大家,网一定开,只不过呢,平台高层目前呢,正在探讨最适合的开网方式以及与之相关的诸多的实际问题。

下一次空中课堂,讲师将会在平台方的准确指令上进行正规的通知……咱们平台一直努力想办法让开网这一天早日到来,呕心沥血,鞠躬尽瘁

那天酒席散去,外面下起了雪。崔姨抱了一晚上的孙子,饭吃的并不多。

临走前,崔姨问我:“大外甥,你说这网还能开不?”

“希望吧。”我不想说的太直接,也不想让崔姨抱有不切实际的希望。

这时,一晚上都云淡风轻的崔姨,第一次露出了些许急迫,咬着牙说:“要是不开,你给我曝光它!”

“管!”(编者注:意为“好的”)

二.

树人,我高中死党,31岁,祖籍泰州。人如其名,喜欢拽点文,尤其擅长诗三百。现为国内某保险公司经理。

见到我时还是骑着两年前的破电动车,外壳破的不成样子,配上呢子大衣和古龙水,逍遥不减当年。去年刚在西城买了套万科的房,120的。首付了140万,直言压力大。

进了汗蒸馆一脱,好家伙,当年有名的瘦子,肚囊也起来了一圈白肉。

树人是属于家里有矿的那类人,父母都是早期干煤矿的。过去矿产是徐州经济的命脉。大矿有好几个,像张集矿、大黄山矿、庞庄矿、旗山矿、青山泉矿、权台矿、垞城矿等。仅在贾汪一个区,就有80%的人都跟煤矿沾着亲带着故。

一个矿区,就是一个小社会,里面农林厂、化工厂、水泥厂、二机厂、电影院、礼堂、招待所、游泳馆、俱乐部、学校一应俱全,出入矿区需要凭临时出入证。

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

过去矿区里的电影院;来源:无线徐州

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

矿区的临时出入证;来源:无线徐州

记得小学那会,我爸带我去矿一中,路过煤建街的时候,被一排房子所吸引,那房子有着别致的窗户。十几年后,我才知道,这叫飘窗。我爸说那是矿务局职工宿舍,不但好看,还有暖气。见到如此漂亮的楼,确是人生头一回,以至于我想起第一次见到它时,还是满心的惊艳。

在徐州,矿业子弟的童年跟北京军区大院子弟有点像,一说起矿上,那是特别又带点矫情的good old days。矿业子弟见了矿业子弟,句句话都带着无法言说的心领神会。这样的矿业子弟还不少(矿业包括:煤矿、煤电、煤机),树人就是其中一个。

早年,树人也干煤矿。大学刚毕业,贵州、山西都待过,还下过井。钱没少挣,苦也没少吃,用他的话说“最难的是孤独”。每次盼着休息能进趟城,去离贵州最近的重庆,“一两百喝一杯咖啡不心疼”。

别看树人是从矿里出来的,人可一点都不土,反而很摩登。喜欢追求精神新鲜事物,这些年什么都干过:干过iOS开发、学过服装设计、在市中心的地下商城开过铺子、最近还学起了西餐,下班后兼职在西餐厅打工。

2018年1月,树人花了499元入手了一台玩客云,现在“可提链克”积累到了283.6个,平均每天增长0.38个。树人很认可这种区块链共享的理念,通过共享宽获得链克。

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

树人办公桌上的玩客云

说起当初为什么买这个,树人直言:“看网上说这个可以卖钱,在淘宝炒的最高的时候一台可以卖到1500元,链克的价值也被炒到很高。”

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

树人手机里的链克收益截图

“后来你卖钱了吗?”我问道。

“没有。我买的时候就知道了当时链克无法流通了。不过抱着玩玩的心态还是买了。就像比特币,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并不知道它的价值,只是玩玩的心态入手了一些,后来才知道。链克也一样,现在先存着,说不定哪天就能重新开放交易了。”

“玩客云玩的怎么样?”

“半年多没碰了。现在链克能在商城兑换东西,比如小家电、爱奇艺会员、迅雷白金卡、京东购物卡……一般只需要几个链克。唯一不好的就是,爱奇艺会员卡、移动的话费卡和加油卡老是显示售罄的状态,兑换不了。”

此外,树人还聊了一些他对区块链共享的看法。他这么说我并不惊讶,对于新鲜的东西他一向“雨露均沾”,不论是眼前的苟且还是诗和远方,没有他不懂的事。

不过聊多了以后,树人还是很认真地请教我,“区块链这东西到底还有什么用?”,“挖矿还能不能挣钱?”。我说:“想知道啊,请我搓个背。”

春节树人的父母回家过年,因为多年前他们已经离开这里,到山西继续做煤矿生意。随着资源的枯竭,徐州煤矿已不复当年景象,一个接一个的关闭。

2009年,有百年历史的下桥矿关闭;2016年,旗山煤矿关闭;2007年韩庄发电厂爆破拆除。相继关闭的还有大屯煤矿、煤机厂……

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

现已关闭的旗山煤矿;来源:无线徐州

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

空无一人的大屯煤矿;来源:无线徐州

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

现在江苏师范大学贾汪校区,仍保留着徐煤工的旧风情;来源:无线徐州

在2011年全国第三批资源枯竭城市名单中,曾经的产煤矿大区贾汪也在列

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

早先树人用当年下矿井时的照片做过微信头像,不过没几天就换了。问其原因,答“太苦了”

2019年,树人的目标是继续把西餐手艺发扬光大,自己开买卖做生意,把现代换成路虎。我说,那到时候让我在驾驶舱拍张露logo的照片,我想换个微信头像。

三.

打我家小区出来往南,不出两百米有一个万达广场。十年前,这里还是一片麦地,那时候整夜的蛙鸣经常让人失眠。今年6月,地铁一号线会开通,出站口就设在这里。所以这附近又起了不少高楼,每平米从6000涨到了一万三。

回乡偶记|从四省交界的徐州 看二三线城市区块链现状

摄影:贺森

沿着这条路往西有个公园,过去是汉武帝叔叔楚王刘戊的墓,因为“老毕来过”,现在是全市最有名的汉文化景点之一。每天有不少中老年人来这里吹拉弹唱。

我见到小悦悦就是在这里

过年略显冷清的汉文化公园

当时我拿着手机在售票处买票准备下墓看看,被告知不支持微信支付,只好跟同在排队的小悦悦换了现金。临到墓口小悦悦说:“不会冒出大粽子吧?”。我说:“我带着黑驴蹄子呢。”

小悦悦是徐州师大的学生,今年19岁,上大二。典型的北方人相貌,高大、白净,后脑勺头发睡的很乱。

“是江苏师大。”(编者注:近几年改名为“江苏师大”)小悦悦严肃的纠正我。

他的专业是信息工程,不过“这专业学了也没啥用,这里IT就业环境太差”。明年打算准备考研,“往外考,去上海”,毕业后留在上海工作。我说:“顺便娶个上海媳妇儿唄?”他羞涩地笑着:“单身狗扎心了。”

墓室的甬道很长,有百十级台阶。一边走我一边问他听说过区块链没。

“听说过,学校老师讲过。听说四川山区很多人在搞这东西。”

“你怎么理解?”

“我觉得它就是一种互联网虚拟货币,是现有经济和互联网结合的体验。”

“你觉得区块链或者你刚才说的比特币,跟你的生活有关系吗?”

“目前来说关系不大,我觉得区块链最大的用途应该是在大数据通信方面。”

“如果有区块链相关产品出来,你愿意尝试吗?”

“肯定会的。”

我想再问点什么,不过已经来到了棺椁前,这里曾出土过国家一级文物金缕玉衣。没想到小悦悦还挺中二,嘴里念叨着“分金定穴口诀”: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

“关门如有八重险,不出阴阳八卦形。”我接道。

“你也看《鬼吹灯》?”小悦悦问道。

我引用书里胡八一跟王胖子说的话回答说:要是待会大粽子出来,它肯定没看过报没听过广播,咱们就背那首《献给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吓退它:

冲锋枪向剥削者

喷吐着无产阶级复仇的子弹

我们曾饮马顿河畔

跨国乌克兰的草原

翻过乌拉尔的峰巅

将克里姆林宫的红星

再次点燃

嗯,这是一个画面太美又中二的上午。

四.

在徐州这样的一个二线城市中(编者注:按照2018年城市划分标准:“超一线”、“一线”、“二线”划分),虽然C级用户对于区块链的认知较为频乏,且优质的区块链企业则更少,但在产业应用方面,徐州还是略有建树的。

在2018年的区块链行业大会上,徐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张丰程就分享了徐州市公安局-淮海经济区警务区块链共享协作的案例

由于地处苏鲁豫皖边界,徐州结合部地区人员作案占35%,要把苏鲁豫皖四省的数据打通,形成管控天网,需要面临很高的技术挑战。

在此之前,徐州的公安部门分为了融合数据发展经历了四个阶段,分别是

  • 握手,你有事,我来办;

  • 搞网站,在网站上发帖;

  • 建设情报平台;

  • 区块链,在线数据大家分享。

这样一个区块链平台,主要解决两个问题,意识跨地区警务合作;二是警方之间的数据共享协作。要实现这两个场景,面临很多挑战,例如,信息共享程度低(包括数据的独立存储等)和信息准确度差等。此外,由于跨省警方的合作需要基于联盟链,这里的共识机制和行政标准也需要统一。目前,主要的共享数据包括四个维度:接听数据、广发数据、案件数据、浏览数据(未来会扩展到20个)。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徐州公安部门的做法是建立数据的三权分立,利用区块链来解决数据的拥有方、使用方和监管方,在真正使用的时候是通过数据上线的方式,来保证数据能够得到共享,同时保证关键信息不被泄密。

此外,平台的建设,也基本遵照标准的区块链系统结构,包括:应用层、服务层、核心层、数据存储层和数据采集层等。

目前,徐州市公安局-淮海经济区警务区块链共享协作平台已完成了数据的验证、经典算法、智能合约和签约,并且已经具备上线的条件。

你家乡的区块链情况是怎样的?想分享你的回乡见闻?欢迎评论区给营长留言!

— END —

  • 二师兄个人号:esxqkl
  • 加区块链内部社群
  • weinxin
  • 二师兄区块链公众号:esxqkn
  • 推荐优质币&糖果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