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2018年11月9日03:36:54 发表评论 103 views
摘要

再苦再累也要坚强,只为那些期待眼神。这句话,一定要送给曾经奋斗在币圈一线的名人们,他们背负着币圈群众对财富自由和一夜暴富的幻想。在他们的个人传记中,预测神准是一个关键词,堪比指哪打哪的神枪手。

再苦再累也要坚强,只为那些期待眼神。这句话,一定要送给曾经奋斗在币圈一线的名人们,他们背负着币圈群众对财富自由和一夜暴富的幻想。在他们的个人传记中,预测神准是一个关键词,堪比指哪打哪的神枪手。

  他们占领了所有的币圈头条,今天为A项目站台,明天为B项目站台。一个月后A项目爆出问题,立马撇清关系,B项目也爆出问题,立马澄清未投资,甚至还有投资人直接砸盘跑路的。牛市里,他们风生水起,熊市里他们冬眠蛰伏。

  他们拼尽全力地在大众面前树立一个成功者形象,但人后未必真的是那么富裕。他们还给自己设置一些小目标,比如10000枚比特币,但买比特币的钱可不能无中生有。

  1-3月份,这些人风生水起;4-6月份,有些人开始甩锅;7-8月份,有些人突然消失了……那些当年的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张健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张健,火币交易所CTO,离职后创办了FCoin交易所并引领了交易挖矿的风潮。虽然交易挖矿并非FCoin的独创,但是FCoin将交易挖矿的参数设置的非常合理,使该模式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内没有崩溃

  在FCoin最风光的时候,上币投票可以把以太坊网络堵塞,交易量可以比前五名的交易所的总和还要多,薛蛮子对张健也赞不绝口。

  一个月之后,FCoin的平台币FT开始崩溃,交易挖矿泛滥、无人继续接盘,迫不得已随后FCoin开启了公告即挖矿的新模式,整个平台也进入了用户和流量双流失的恶性循环。

  后来的模仿者也纷纷开启挖矿模式,但绝大多数都是草草收场。采集交易所数据的数据平台也对挖矿交易的交易所进行了额外的区分,防止这样的的交易所和交易量对排行榜产生不良的影响。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在区块律动BlockBeats的第一篇文章发布之后,张健曾在我们的文章《关于交易量全网第一的FCoin,这是区块律动知道的...》下留言“不认真研究就乱喷,是要被打脸的。1个月之内,我坐等”。我们等来的是已经退出微信的张健和在国内苦苦等待、帮他处理烂摊子的妻子。

  很多在FCoin上买了币等着分红的人被套牢后找到我们想让找到张健,与他当面对质或者求他还钱,然而张健现在在哪,谁也不知道。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就在上月底,FCoin又宣布了新的公告,在日本开设FCoinJP交易所,复制原有的交易挖矿模式。是坑吗?是,看上图。

  宝二爷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宝二爷,真名郭宏才,他是国内比较早期的比特币矿工,在ICO时代曾多次成功喊出成功的爆单,同时他本人也是比特币的传教士,各种各样的场合都在推广比特币,在币圈名气很大,国内有不少信徒。有微博网友@四季豆型男近日表示,宝二爷通过ICO站台收入了2亿元。

  今年年初的时候宝二爷在社交网络上大肆地宣传自己刚在美国买下的韭菜状元”,这是一个占地面积100多亩地的庄园,他还特意在庄园的一角开垦出来种上了绿油油的韭菜。

  1月份的时候,宝二爷还和薛蛮子宣布投资了CTEChain(职业链),目前该项目已经从2毛跌到1分。他本人发行过宝二爷令牌,但是被一种行业大佬抵制,后没有消息。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在今年6月份FCoin交易挖矿火热的时候,宝二爷热情地在社交网络上邀请网友参加挖矿并表示自己每天可以分到120万的收益。在FCoin“凉了”之后,宝二爷在微博录制视频,表示自己在FCoin上亏损了400个比特币,透过屏幕都能感觉到酒后宝二爷被套的心酸。

  但是现在的宝二爷似乎在努力地赚钱,时至今日不断地在微博上继续喊单,想必在熊市里的钱比牛市里更难赚。

  玉红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玉红,知名区块链社群三点钟社群的发起人,曾任趣游科技董事长,后被360收购,是互联网行业老兵。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玉红曾向多个区块链项目进行投资,并为不少区块链项目站台。

  今年过年期间的三点钟社群可以说是今年互联网行业中最成功的社群营销事件,过年期间三点钟社群中红包金额超过100万。今年五月份,玉红力推XMX。5月底,玉红又炮轰EOS是历史上最大的空气币和传销币,称EOS超级节点的设计是传销。

  6月份,玉红的XMX项目代币价格跌到0.018元,媒体中批评声音不断,称他是“区块链传销教父”、“割韭菜小能手”。玉红发声明称将拿出1000万XMX奖励黑我的自媒体。目前XMX价格为4厘钱。

  8月份,因为火币App的价格显示问题,XMX币价格显示为0.00元,曾经暴涨到4.4美元的XMX被迫归零,引发媒体再次批评。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目前玉红正在持续运营三点钟App和XMX,但没有热点加持,声音已经不再那么大了。在最近的一次《时氪》采访中,玉红表示对于区块链创业公司来讲,保留手上的现金,活下来很重要。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王峰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王峰是港股上市公司蓝港互动(08267)的创始人,是著名区块链媒体火星财经的创始人。今年2月份,王峰成立了火星财经,后推出了一档名为《王峰十问》的区块链社区问答节目,王峰会与当下热门话题人物进行交流、对峙,成为当时币圈最受欢迎的内容之一,对话地点一般在三点钟社群等地方。

  在《王峰十问》这档栏目中,他邀请过锤子科技罗永浩、360创始人周鸿祎、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投资人薛蛮子、FCoin创始人张健、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Buterin、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吴忌寒等创投圈知名大佬。

  今年3月份,蓝港互动宣布将全面拥抱区块链,成立区块链游戏事业部,规划区块链游戏的发行策略,加速区块链游戏项目落实的进程。

  今年6月中旬,王峰在朋友圈宣布辞去蓝港互动CEO的职位,全身心投入区块链行业。在王峰拥抱区块链的这段时间里,区块链游戏的概念也没能拯救这家港股上市公司,蓝港互动的市值遭腰斩,二季度环比亏损74%。

  但是7-9月份,大家似乎再也看不到王峰的身影了。因为行业缺乏热点事件,《王峰十问》在7月初对话完火币COO朱嘉伟之后两个月没有新的“发问”,9月份对话的宋晓东和SunnyKing也没有引发多少话题讨论。

  但是到了10月中旬王峰又回来了,火星财经在纽约区块链峰会上高调地宣布火星财经未来将在咨询、数据和市场行情资产管理、教育、全球化等领域发力。

  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区块链行业媒体遭到洗牌,能叫上名字的门户媒体也就只剩下那么几家。尽快商业化,或许是拯救火星财经的一根稻草,祝王峰老师接下来一路顺风。

  薛蛮子

  薛蛮子作为天使投资界的老兵,从去年年初开始进入区块链投资领域,投资了量子链、职业链、太空链、比原链、BEX等多个区块链项目。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除了投资区块链项目之外,薛蛮子在区块链“推广”领域做出了不少的成绩,比如薛蛮子在日本买下民宿后宣布接受数字加密货币支付,还在日本成立了公司专门从事房地产数字加密货币支付业务。

  作为币圈的名人,薛蛮子对行情有着敏锐的嗅觉。3月份就已经察觉到了区块链可能进入熊市。其投资的太空链在被曝光涉嫌诈骗之后,薛蛮子也在微博澄清并未投资太空链。

  5月份,一个名为MST的交易所宣称得到薛蛮子投资,该交易所中文名民宿通。但是很快薛蛮子就在微博辟谣称未投资过该项目。到底有没有投资MST,只有薛老自己知道真相。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薛蛮子在今年6月份主动推广CariNet海盗币,并表示“今日,我们又要利用区块链技术,把加勒比地区的4400万人口和37个岛国带进神奇的数字时代。多么令人激动而兴奋的机会啊。”

  该项目在OKEx的投票上币投票活动中取得高票,成功上币,成为6月份的热门项目之一。

  在7月份的TokenSky区块链大会上,薛蛮子又称“很多不发达的国家很可能利用区块链技术弯道超车,将联合加勒比各国家发行海盗币。”他认为数字加密货币可以应对加勒比地区的通货膨胀。但这次发言之后,薛蛮子再没提过海盗币项目。

  如今没有了名人的站台,CariNetToken已经从薛蛮子喊单时的8块人民币,跌到了不到2毛钱,在薛蛮子的“帮助”下,海盗币只用2个月时间就实现了接近4000%的通货膨胀。

  8月份之后,薛蛮子已经不再提及区块链,在微博上又重新回到了公知状态。就好像过去一年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薛老下一步应该还是去日本再买一排民宿吧?

  10月初,薛蛮子投资的项目获得SEC的STO批准的消息传出,薛蛮子可能又回来了吧?

  陈伟星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陈伟星,快的打车创始人,泛城资本创始人。陈伟星可能是本篇文章中最有钱的投资人,当然也是脾气最爆的区块链从业者,也可能是本文出现的正面人物之一。陈伟星最早出现在币圈是因为他管理的泛城资本投资了币安交易所。

  据it桔子数据,陈伟星投资币安的时间在2017年9月份,此后陈伟星开始大局在区块链行业内进行投资,先后投资了IOST、巴比特、火星财经、VNT、链得得、币加加等区块链项目。

  在去年10月的量子链经济白皮书(草案)中,陈伟星和徐明星李笑来、沈波等人列在了量子链的投资人列表中,那个时候量子链QTUM的价格只有70块人民币。

  真正让币圈人认识陈伟星是因为他在三点钟不眠区里发表的一些言论以及与别人的激烈争论。在三点钟社群里,陈伟星高歌“区块链被人类所需”“区块链可释放人类信用”“基础链就像城市社群,代币就像城市产业”。

  过完春节之后,又跟朱啸虎互怼。陈伟星说朱啸虎吹项目割VC韭菜,朱啸虎说陈伟星别有用心,“人在做,天在看,历史不会忘记,希望各位不要因为收割韭菜赚带血的钱而留名青史”。随后朱啸虎退出三点钟社群,不再涉足币圈。陈伟星也表示不会支持朱啸虎的任何区块链项目。

  然后陈伟星怼了百合网联合创始人慕岩,具体内容请到下面慕岩部分的内容查看。

  怼完慕岩和朱啸虎之后,陈伟星又将目标对准了李笑来,暗讽“一些币圈大佬割韭菜手段太恶心。所谓币圈大佬,请早点擦干净屁股,哪天资产全部上链,你根本不可隐藏。”

  5月份,陈伟星宣布与美团联合创始人杨俊共同开发区块链项目——打车链

  6月份,陈伟星和李笑来的骂战升级。陈伟星指责李笑来站台的EOS募资40亿美元后随意挥霍,是骗子项目,并爆料比特币首富李笑来还欠着别人3万个比特币。

  李笑来则奉劝陈伟星,“做好自己的打车链罢。”接着陈伟星曝光李笑来涉赌欠钱。李笑来指责陈伟星投资的XMX是空气币。陈伟星指责李笑来投资的Bigone交易所的挖矿模式是变相ICO。

  不知道是哪个大佬调和了两人,7月份的时候,李笑来和陈伟星居然不互骂了,陈伟星表示“只要李笑来不贪污并合理使用公共资金,才能坐下来谈”。

  嗯,3天后,李笑来在朋友表示已经在一周前起诉了陈伟星,在微博又掀起骂战“陈伟星这个人太龌龊了”。

  又过了两天,李笑来辞去了杭州雄岸基金的管理合伙人职务,然后曝光了陈伟星签订假合同从银行诈骗几亿美元。陈伟星表示录音材料经过伪造拼凑和编辑,“诽谤他人,毫无人格底线,会移交法院”。

  10月11日,李笑来诉陈伟星名誉纠纷案在杭州互联网法院开庭,审判员表示“因为本案社会影响较大,择日宣判”。紧接着,陈伟星在微博暗指李笑来是骗子,“你以为你是强盗吗?你只是个骗子而已。”

  在骂战期间,陈伟星不断地推广自己的打车链项目,“打车链不会在国内对散户大规模ICO”。但是在9月底的时候,陈伟星证实了杨俊已经离开了打车链,又表示“打车链是实验性产品,团队没有发币,没有募资”。

  目前陈伟星在微博打假,曝光了Plustoken、Wotoken、AirBitClub等资金盘、传销项目。此外,陈伟星还不断地宣传区块链与现实生活结合的内容,发表对于区块链监管的看法。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陈伟星进了币圈之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而且成为了一股打假势力。而他提到的杨宁,怎么可能会做出任何回应呢?毕竟大众的记忆力是很短的,嗯,很短的。

  李笑来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其实关于李笑来确实没有什么可以讲的,他之前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比特币、ICO、EOS、BigOne、分叉币、雄岸基金、硬币资本,这些故事一搜一大把。

  作为许多人进入币圈的引路人,李笑来在推进币圈的发展过程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牛市里,大家将他看作是指路明灯、财富自由引路人,被吴晓波频道选为“2017年度人物”,在熊市中自然成为众矢之的。

  其中比较经典的有SBTC。李笑来在去年11月时担任SuperBitcoin基金会主席,对比特币进行分叉,产生SBTC。SBTC被人爆料预挖了21万枚币,20天之后,SBTC报价1万人民币,随后一路暴跌,如今报价37元人民币。

  另外一个经典就是与陈伟星的骂战。详情见上面陈伟星部分内容。

  当然最经典的要数7月份李笑来录音曝光事件。在录音中,李笑来骂散户是韭菜,称量子链是空气币,不相信价值投资等。随后李笑来对这些内容一一否认,然后9月份的时候发布了新书《韭菜的自我修养》。

  国庆节之前,李笑来在微博称将个人将不会做任何项目投资,也不会为任何项目站台,并准备考虑转行。最近的李笑来在关注无币区块链和DAG技术,对STO不感兴趣。

  帅初

  帅初是比特币的布道者,和其他比特币早期玩家一样,挖矿比特币,也将很多国外的内容翻译到中国来。2015年,他和钱德君、陆杨创办了bitSE,并在2017年3月份完成了量子链的众筹,在大佬们的帮助下,仅5天时间就筹得1500万美元。

  量子链的成就,还进入了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去年12月币圈开始火的时候,量子链花了大量的钱用于市场推广,仅在12月份,量子链就从80块人民币冲到了接近500块人民币。在今年1月份的时候,量子链QTUM甚至达到了600块人民币。

  此后帅初便开始各出站台或者推荐项目,比如BOT、HLC、QUN、SPC、INK等等,绝大多数都已经破发。

  除了公关推广之外,推动量子链价格暴的原因还在于量子链团队那段时间真在在做事情。自从9月量子链主网上线之后,量子链就成为行业关注点,在1月份的时候,量子链的节点数量达到2100个。

  量子链是行业内全节点数量最多的公链项目,理应成为一个可以和以太坊进行对抗的公链,人民群众对量子链充满了期待。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此外,量子链线下黑客马拉松活动也很成功,吸引了大量的技术团队参与。在社区运营方面,量子链值得各位新公链项目好好学习。

  今年7月份,李笑来录音事件酝酿,李笑来称帅初的量子链是空气币。帅初回应称Qtum全球节点量行业排名靠前。8月份之后,帅初便很少在区块链行业内发声,量子链QTUM的价格也跌到30块人民币往下。

  十一期间区块律动BlockBeats的文章发现量子链作为一条公链实际使用率并不高,DAPP数量极少,与其市值完全不对等,这可能是每一条想要做公链的项目都存在的问题。

  蔡文胜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蔡文胜进入币圈的方式与以上几位都有所不同,他是以机构投资者的身份入局的。他旗下的隆岭资本在去年12月对OKCoin进行了投资,其他参与投资者的还包括史玉柱、王亚伟、唐越、冯波等人或机构。

  1月份的时候蔡文胜开始给区块链项目YeeCall站台,之后又投资了Game.com,这些项目在初期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美图公司也开始招聘区块链架构师,并表示对商业逻辑进行重构。

  过年期间在三点钟社群里,蔡文胜宣称看好区块链,“区块链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泡沫,但泡沫刚刚开始。现在进场时先行者,最后观望着进场才是韭菜。”显然,能够成功地将公司运作到上市的蔡文胜已经看透了ICO的逻辑。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春节结束之后,与美图App合作的区块链项目美链BEC上架OKEx,一天暴涨37倍,引发市场狂欢,但美图和美链之间暧昧的关系引发舆论猜测,有媒体认为蔡文胜借区块链发币融资,美图突然被监管盯上。

  蔡文胜不得不公开表示BEC和美图无关,只是合作关系,美图没有发布任何代币。3月初徐明星在两会期间表示要将OKEx献给国家,蔡文胜转发相关文章后表示作为股东支持徐明星的决定。

  在关于蔡文胜的故事中,我们发现了这么一个有趣的数字。去年12月份,蔡文胜表示自己没有购买任何比特币,在1月份的时候才开始买入比特币。今年5月初,蔡文胜表示“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拥有一万个比特币,现在目标已经实现。”

  仅用了5个月的时间,蔡文胜就凑够了1万个比特币。这也是他在币圈的最后一次发声。

  慕岩

  慕岩在传统互联网行业也算是混的风生水起的一类人,他和清华校友联合创办的百合网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婚恋交友平台。慕岩本人也在求职节目《非你莫属》和创业节目《老板是怎么炼成的》中担任BOSS团成员,也算是踏入了半个综艺圈。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2017年年底,慕岩开始出现在币圈。他投资的项目“秒啊”在17年11月ICO发币,Token名称TNB,在1天时间内就募集了接近4000万人民币价值的ETH。在年底的36KrWISE大会上,慕岩公开预测区块链技术能给社会带来“波澜壮阔”的影响。

  很快慕岩就看到了区块链的真正用处,开始利用自己在婚恋行业的影响力发行一种名为eDiamond的代币,白皮书中提到了李笑来、薛蛮子、帅初等人都是项目的投资人。

  据《中国日报》报道,该项目与慕岩创办的一号媒婆有关联,并在11月份完成了一次私募融资。该项目在2018年情人节期间获得了不少关注度,但也是给慕岩惹上了不少麻烦。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成功进入币圈之后,慕岩开始在三点钟无眠区社群中与其他行业大佬交流心得。但是大佬与大佬之间的交流并没有那么通畅,2月底的时候,慕岩就与暴脾气的陈伟星怼上了。

  陈伟星怒斥慕岩“白皮书上的投资人有水分。赵东的币想退你退了没有,你说特朗普的家人投你,外交部给你发奖状了吗?”接受不了指责的慕岩,留下来一句话“你所说的没有一个是事实,我已经让律师取证,起诉你!”后便退出了三点钟无眠区社群。

  可惜,慕岩说到没做到,并没有起诉陈伟星,反倒是陈伟星说起诉就起诉,把李笑来给告了。

  后来到了3月底的时候,eDiamond的投资人赵东要求撤资退币,理由是项目白皮书虚假宣传,用名人营销但最后都没能实现。为此慕岩还在朋友圈解释为什么要借特朗普的名义进行营销,提到了在与赵东的电话中语气粗暴。但到最后退币了没有,不得而知。

  eDiamond项目目前还在做,只是进展非常缓慢。在今年七夕做完名叫“区块链上的民政局”的活动之后,其微博和Twitter就再没有动静。6月份的时候慕岩给eDiamond定下了10亿用户的小目标,不知道这个目标实现了没有。

  朱潘

  相信各位都看多一篇名为《奇才朱潘》的稿子,在这篇稿子里,我们看到了一个精通黑客技术当上金山网络CTO的奇才,他黑掉了薛蛮子的微信,获得千万融资,而他本人也通过投资深脑链获得百倍回报。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在玉红的三点钟社群里,薛蛮子对朱潘赞不绝口:“朱潘是个奇才,是我的一个秘密武器”,并拿朱潘和自己投资过的蔡文胜、李想等人相提并论。

  从2017年4月份开始,朱潘就开始了解区块链并且在9月份进行了投资。他投资了一个没人看好的深脑链,结果10天时间就翻了80倍。

  在2018年初,朱潘开始了自己的区块链项目BEECOOL,从事区块链社群管理服务。朱潘说,趁年轻,想多折腾折腾,看看自己究竟能干多大事。

  但是步子太大,容易扯着蛋。在薛蛮子和张健等人的帮助下,ZJLT成功上架HADAX交易所。8月初,朱潘出事了。他负责的ZJLT项目被爆出挪用融资款进行炒币,在ZJLT投资者的讨伐中,朱潘还把自己的师傅薛蛮子给捅了出来,原来薛蛮子一直都和ZJLT有着千丝万屡的关系。几天之后,朱潘在朋友圈发布声明称将永久退出币圈。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在朱潘的微博上,最后一条动态是祝福自己的老师薛蛮子早日康复。之后,币圈再也看不到朱潘了。随后朱潘失联,以及再也找不到的那2万个来自投资人的ETH。

那些区块链币圈红人现在都去哪了? 

  现在朱潘又在做一个名叫898 的交易所,号称只涨不跌。你信吗?

  他们来了币圈热闹了,他们走了币圈凉了?

  以上这十几位,在币圈出现的时候,就看到了他们的身影,他们或许因为自己投资的项目或者因为自己熟悉的人进入这个圈子,不约而同地发现了这个圈子的运行规则,随即通过新旧传播渠道将这些规则包装成漂亮的话术和诱人的财富理想。

  人越多,越热闹。泡沫越大,人才越多。水越浑浊,摸鱼的人也越多。

  这些人里面,我们也看到了有那么几位曾经坚守着自己的理想,但是在现实和“贵圈”的影响之下迫不得已走向错路。币圈真正财富自由的就那么几个人,他们的暴富只需要去推荐1-2个项目,他们的退出也可以悄无声息。

  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它可以没有一个实体的办公场所,但是所有参与的投资者就是团队成员,不存在团队散了项目就可以终结这种说法。即,为项目站台,就是项目成员,从此项目荣辱与共,而不是赚了钱大家一起喊,赔了钱撒手不管。

  数字加密货币市场的ICO泡沫已经破裂,市场对这个投资领域的关注度也开始下降,但请各位不要忘记这些光鲜亮丽的区块链项目成员。

  • 二师兄个人号:esxqkl
  • 进区块链内部社群
  • weinxin
  • 二师兄区块链公众号:esxqkn
  • 推荐优质币种和价值糖果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